笔趣阁
繁体版

第一百六十五章:全真剑法

桔子笔趣阁 www.jzbqg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如果将江湖中实力做一个仔细的划分的话,东方不败、风清扬、任我行、林远图可以归为超一流高手。○

    方证大师、左冷禅、向问天、莫大、曲洋、岳不群(妖化)、冲虚道长可以划为一流高手。

    方生大师、田伯光、恒山三定、刘正风、嵩山十三太保若干、林平之(妖化)、宁中则、日月神教长老若干等可划为二流高手。

    余沧海、任盈盈、天门道长、嵩山十三太保若干、王元霸、蓝凤凰、绿竹翁、黄河老祖、梅庄四友等可划为三流高手。

    林震南、天松道人、令狐冲(未进化)、丁坚、劳德诺、仪玉等为四流高手。

    再往后,便是五岳剑派各大弟子之类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几流只是一个大的境界,这个境界内又有武功高低之分,同时也因为状态等因素影响发挥或者超长发挥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未妖化的岳不群,则介于二流和跟三流之间。

    而东方胜,未入魔之前,则属于三流类小高手,混迹江湖勉强可以,入魔之后实力临时爆发,加上功法的霸道,硬生生挤进了一流高手中,更是直逼超一流。

    而如今,虽有北冥神功,可东方胜却是要重头来过,如今重修时间也尚短,按本身实力来算,应该介于三流高手的巅峰。可如果算上这武功,如北冥、凌波微步、一阳指、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等,则可以列入一流高手跟二流高手之间。

    硬对硬的话,由现在走的是偏向中庸性的路线,不用技巧,东方胜是无法证明抵挡一流高手,更何况在对打经验上。更是不如这一帮老狐狸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帮人,九阳道观和青城派的弟子都是那种不入流的江湖新秀,厄难师太的武功也不咋地,好在人老经验相对比较丰富,可以算作四流低级,亦或者五流。而这个青城派的张人彬。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五流。

    可是,厄难师太如今是左手持剑,先前不擦被张人彬偷袭得手伤了右手,几番打斗后厄难师太的铁剑被挑飞,张人彬长剑直刺咽喉。

    吾命休矣。

    却见一颗石子从树林中射出,蹦开了张人彬的铁剑,巨大的力量震的张人彬虎口发麻接连退后两步,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厄难师太本以就此惨遭低手,哪知峰回路转。见张人彬失神身前大开,天不绝我,此乃绝佳的好机会,她武器已失,冲上去就是连续三掌,掌掌拍在张人彬的心脏。九阳道观虽是道观,却走的刚阳路线,这三掌直接震断了心肺血管。张人彬倒地吐血,没一个呼吸的时间。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张人彬一死,余下弟子失了主心骨,又是一帮新秀,完全不知道要该如何,呆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而九阳道观这边,除了厄难师太有江湖经验之外。这帮女弟子完全是带出来见见世面的,见青城派弟子失了魂魄,这帮傻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至于杀人?恐怕连个鸡都不敢杀吧,居然就这样也跟着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青城派虽然说是一些新秀。张人彬一死给众人震惊蛮大的,可稍微一回过神来,其中有几个胆大的见九阳道观的女弟子傻愣在原地,二话不说,提剑就砍,想要放倒几个找出一条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接连两颗石子从树林中射出,嗑飞两个傻道姑身前的危险,这个时候他也不好继续藏着了,哪管这帮道姑还会不会误会自己是采花淫贼田伯光,直接飞跃了过来,夺了一个青城派弟子的武器,同时给了他脖子上一剑。

    双剑在手,东方胜可没练习过什么剑法,对付这帮小也用不着什么剑法套路,看见就砍,也没什么怜悯,一入江湖是非多,既然选择了加入江湖,那就得准备随时丢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电视剧中,这帮青城派的孙子可没少伤过东方不败。

    青城派,早已列入东方胜的绝杀名单上,这群青城派弟子,那怕是刚入门什么武功都不会的,东方胜一个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的时间,待到九阳道观这帮绣花枕头般的弟子反应过来后,青城派已是一地的尸体,东方胜的青衫,也沾染了不少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,傻乎乎的把脑袋送给别人砍?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对这群绣花枕头的女道士说的,此时的她们,那里还有半点花容月色?早已吓的花容失色,这边又是一地的尸体,都是一帮刚涉足江湖的新秀,都没见过血,如今瞧这地上的惨状,立即个个弯着腰,捂着肚子不停的作呕,真是说不尽的狼狈。

    厄难师太找到了自己的佩剑,往地上一插支撑着身体,方才张人彬在她的右剑,左肋分别刺了一剑,正不停留着鲜血,却是吐气多,进气少,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东方胜从怀中套出一小瓷瓶,从里面倒出了三粒黄色小药丸,又摸出了一个小布包,分出了一点胶状物体,从衣衫上撕下一角包住扔给了厄难师太。

    “这是恒山派的白云熊胆丸跟天香断续胶,一个内服一个外敷。”

    这帮九阳道观乃是三河门黄老帮主关系邀请而来,这对于东方不败的部署会更增添一份力量,若是在这途中出事,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厄难师太颇为惊愕,采花大盗田伯光的为人江湖众人皆知,没想到却是主动救了自己一行,先前震开张人彬铁剑的石子倒是跟之前在酒楼中的手法差不多,厄难师太也不疑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田伯光相救是惊的话,手里这白云熊胆丸跟天香断续胶却是愕然,这可是恒山派出品的顶级疗伤圣药,很少流出世面,早些年掌门人亲自去恒山才求了一些,田伯光手里怎么会有这东西。

    惊愕归惊愕,这手里的药却不是假,闻着药物的芳香,当即将一颗白云熊胆丸吞下,又叫了亲传弟子芳兰搀扶着,准备进小树林包扎。

    东方胜叫住了芳兰,看她脸色惨白还在冒着冷汗,显然刚才受了不小的惊吓。东方胜将腰间的酒壶解下扔给芳兰道:“酒能消毒,可减少伤口溃烂。”

    兰芳递了一个感谢的目光,搀扶着师傅进树林了。东方胜则找到被厄难师太击毙的张人彬的尸体,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,除了几两碎银子外,却没别的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看来这青城派倒是口口相传,不曾留下信件,否则若是能得知青城派的一些部署,这对于九曲黄河的事宜来说,要方便不少。

    东方胜在河边洗了洗沾了鲜血的衣角,这个时候厄难师太被兰芳搀扶着从树林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恒山派的这两个东西不亏为疗伤圣药,仅仅一小会儿,厄难师太的气色就已经好多了,不再跟之前那副随时都要死去的摸样。

    “多谢田……田少侠相助,老身无以为报,若不是田少侠的话,只怕老身的这帮弟子,都要命丧奸人之手。

    先前一事多多怪罪,田少侠却不计前嫌,还请受老身一拜。”

    厄难师太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,虽然江湖上对田少侠的传闻太多不良信息,可真接触了她却发现,这位田少侠似乎并非江湖传

    闻那般下作不堪,看其观女弟子的眼神清澈如水,毫无半点邪念,这很难让她将这位田少侠联想到纵横江湖淫名远播的采花大盗上。

    是不是江湖上有些误会,才导致如此的?

    厄难师太这一礼,东方胜倒也欣然接受,既然置身江湖,那便用江湖上的规矩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留下来,可不是为了受这群尼姑感恩戴德的,曲非烟一事还没一个结束,东方胜边将这件事说了出来,希望跟九阳道观化解这段恩怨。

    “这位惹事的小姑娘乃是在下的一位舍妹,这次悄悄离家出走,倒是给贵道姑惹出了许多麻烦,更是让贵派失去了一名弟子。在下也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,对于女弟子一事,在下也只能抱歉,因此,我愿意用一套剑法予以贵观,以化解这段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我观也亦有责任原因,没有好生教育弟子,这才出了这桩事情。田少侠的舍妹也是至情之人,此事倒不能全怪他。竟然田少侠愿意说和,老身亦是如此之想。至于剑法一事,还望田少侠莫要如此,今日得蒙田少侠相救,已是大恩难保,田少侠请打住。”

    这事毕竟是曲非烟理亏,一码归一码,救下九阳道观乃是有益于东方不败对于九曲黄河一事的安排部署,东方胜不是个携恩相持之辈。

    也不管这群道姑答不答应,直接拿着剑走到一处空旷的地方演示起来。

    东方胜选的是全真教的全真剑法,九阳道观修炼的是王重阳的全真道,这套剑法倒正适合她们。

    全真剑法七剑七式,共七七四十九式。

    东方胜这才演了一式,厄难师太就看出这套剑法的精妙,那里还会再推辞了,不仅如此,还急忙催促芳兰靠近一点去看,显然是想让兰芳为主要学习这套剑法的人,至于其余女弟子,能学到多少,则看其个人天分了。

    “大道初修通九窍,又窍原在尾闾穴。先从涌泉脚底冲,涌泉冲起渐至膝……”

    说一句口诀,演一式剑法,既然厄难师太让兰芳来学,东方胜也将格外照顾。

    东方胜演绎了七遍后,兰芳这才勉强记住。(未完待续。。)